中国疾控中心回应论文争议:“人际传播”观点系回顾性推论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31日讯 近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关于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文章的说明。说明全文如下:

2020年1月29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单位有关专业人员共同在新英格兰杂志发表了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的论文,有网友提出质疑。现将有关情况说明如下:

问:可以抑制病毒的说法是准确的嘛?

问:那么消息出来,大家都去抢购双黄连,您觉得有必要吗?

一、论文是根据截至2020年1月23日上报的425例确诊病例(包括15名医务人员)所做的回顾性分析,所有病例在论文撰写前已向社会公布。论文中提及的15名医务人员感染病例,分别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于1月20日晚、武汉市卫健委于1月21日凌晨向社会公布。

问:临床试验前期有相关试验数据吗?

问:早期服用能控制病毒吗?早期服用会有好处吗?

安全性方面,根据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道(2014)》,双黄连合剂(口服液、颗粒、胶囊、片)为中成药口服制剂排名首位的品种。

感谢各位网友的关心和支持,欢迎对我们的工作进行监督。

答:对,有抑制作用是初步发现,初步发现对病毒有抑制。

根据第一次财经报道显示,刚开展临床研究并且未有证据证明疗效,不能表示为“可抑制”,而在体外研究中,任何药物都很容易将病毒杀死。

二、论文提出的“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了人际传播”的观点,是基于425例病例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做出的回顾性推论。

答:这个我们,恩……

答:我们现在也不好说这个问题。

此消息一出后,淘宝、京东在内多个线上电商平台双黄连口服液迅速脱销,线下药店相关产品也被抢购一空。甚至有消息称兽用双黄连口服液一度也被抢购。

从1月31夜间,双黄连口服液、双黄莲蓉月饼等迅速占据微博热搜。

问:目前还在临床研究阶段吗?

问:双黄连这个事情是真的吗?

在双黄连被抢购的同时,该项研究也引发广泛质疑,上述媒体报道,目前双黄连口服液已在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开展临床研究。按照科学规律,证实药物真实有效通常要经过动物实验和I、II、III期临床试验,才能明确药物安全有效。

三、论文是由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香港大学等十几个单位的专业人员共同完成。

双黄连口服液组成为金银花、黄芩和连翘,辅料为蔗糖和香精。根据药品说明书显示,其主治外感风热所致的感冒,症见发热、咳嗽、咽痛。药品不良反应为“全身皮肤瘙痒,出现皮疹;又有报道,服双黄连口服液出现全身瘙痒和大小不等斑丘疹”,药品禁忌皆尚不明确。

问:喝了双黄连就对治病有效吗?

该通报称,下一步,市场监督管理局将针对该经营户超出经营范围售卖口罩问题依法处理,并举一反三,对全市各类市场进行排查,坚决打击二手口罩回收现象。

据新华视点信息,该项研究由上海药物所蒋华良院士牵头的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药物研究应急攻关团队,在前期SARS相关研究和药物发现成果基础上,聚焦针对该病毒的治疗候选新药筛选、评价和老药新用研究。

《黑龙江日报》消息显示,1月23日,哈药集团向湖北省红十字会捐赠了三精牌双黄连口服液在内的1000万元药品,除三精双黄连口服液外,还包括世一堂牌复方金银花颗粒、“护彤”牌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等“广谱抗病毒治疗或预防作用的产品”。

答:目前还没有这么详细的研究,因为我们只是在武汉病毒所做了一个初步的验证。

四、及时在学术刊物发表调查结果,有助于国内外专业同行及时了解疾病的特征,共同评估和研判疫情,改进防控策略。

《人民日报》今日(2月1日)早间发布消息表示,“抑制不等于预防!”并提醒“普通人请勿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运用中医中药,脱离辨证论治都是不准确的!治病请遵医嘱。”

答:我这边没有,我不知道,我现在没办法回答您这个问题。

答:对对对,但也不能太拔高,因为这个科学的事情我们不想说得太过。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世界卫生组织此前明确,目前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所致疾病没有特异治疗方法,也没有可用疫苗。

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新闻网国是直通车采访时表示,“科学的事情我们不想说得太过。”

答:是这样,我们后续会在上海市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做一些实验,因为双黄连本身就是上市的药物,但是对病人如何有效,我们还要做大量的实验。

下为国是直通车采访原文:

@马鞍山公安在线 在26日凌晨发布的通报中称,1月24日下午6点左右,公安机关接警后将当事人何某、严某、黄某带至派出所调查,并联系上报警人张某了解情况。市、区两级市场监管执法人员同时介入开展细致调查,查扣了店内所有口罩。据查,该店内所有口罩都是从推销员或本市工厂职工手中收购的劳保用品,由于保管不善,部分口罩包装损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