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福州12月27日电 题:台湾设计师林智远:为大陆村落打造专属超级符号

“每个地方都应该有它的故事,它的文化,甚至每个村落都应该有它的超级符号,让人记住的符号。”台湾青年设计师林智远近日对中新社记者娓娓道来。

2016年,林智远带领一支两岸青年组成的创业团队来到平潭北港村。

杜潇逸摄 (新华社发)

1月底时,法政大学负责留学生事务的老师多次发邮件给中国留学生,最初是关于疫情知识及防护手段的介绍,后来要求假期回中国的留学生需提交《暂时回国申请书》。

谈及在大陆乡村振兴的经验,他表示,村落好,民宿才会好,他每到一处村落,都是帮助当地村落找到当地特色,打造专属“IP”。

陈翀目前还没有决定是否如期返回学校,“要看日本的入境政策以及疫情的发展”。本来他订的是3月16日从深圳至东京的机票,但因为16日的该次航班取消,只好改签到17日,如今,他被告知17日的航班也被取消了。

林智远说,当时来到北港村,发现这里有非常多、很有特色的石头。“怎么把它们行销出去是我们关心的问题。”我们把石头收集起来之后变成打击乐器,并向村民租了8栋石头厝改造成民宿,并取名“石头会唱歌”艺术聚落。

“民宿始于情怀,但一定不止于情怀。”林智远表示,我们用台湾对待村落的态度在大陆进行乡村振兴,同时,运用大陆的行销方式,透过小红书、抖音等渠道多样化方式打造村落的知名度。

许黛如还记得日本刚发现新冠肺炎疫情时,地铁、商业街等公共场所的民众并未戴口罩。但她和中国同学还是重视起来,戴口罩、远离人群、勤洗手。“直到后来随着确诊人数越来越多,疫情警示随处可见,便利店、学校的老师也都戴上了口罩。”

在平潭青峰村,林智远开办了蟳堡亲子民宿,因为当地的“螃蟹很有名”,他说,我们把这里重新活化,将青峰村的蟳结合当地做行销,并衍生到亲子教育,和福州自然教育的机构合作,带小朋友抓螃蟹、做记录,此外,还有研究海鸟等等。通过带小朋友观察的过程,教小朋友与自然和乐相处,这也成为当地旅游的一大亮点。

民宿、旅游体验、咖啡厅、伴手礼店……在林智远的带动下,短短4年间创办了98家民宿,2019年接待游客60万人次,旅游营业收入达2100万元人民币。该团队现已入驻平潭青峰村、磹水村和莆田湄洲岛,持续探索“民宿运营+台创基地”为导向的乡村产业振兴之路。

对疫情的应对,中国留学生反应迅速。许黛如身边的中国学生都提早采购了口罩与消毒用品。“我还在家中囤了几大瓶饮用水和方便食品,总之尽可能减少外出。若学校有事或需要打工不得已外出时,就做好防护。” 许黛如说。

林智远所到的每个村庄,都致力于带动当地的产业活化,“让游客看得到这个地方,村落才能活起来。”(完)

在莆田湄洲岛,结合当地的妈祖文化,他创建了两岸艺术民宿。“我们会带着游客去妈祖湄洲岛庙去做晨拜,针对台湾有许多妈祖信仰者,也办了很多两岸的活动,将这里当作两岸的交流基地。”

目前,平潭北港村已成为集民宿、文创、餐饮为一体的文创村,集聚30多位台青常年在此生活工作。

受疫情影响,留日学子也分为两类,一类是中国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留在日本的,另一类是在中国疫情暴发前回国的。就读于日本法政大学的许黛如是前者,就读于日本大学艺术学部的陈翀是后者。

事件发生后,南营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召开镇党委会,给予水范寨村党支部书记闫某停职处理,并要求各村疫情防控人员引以为戒,坚决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目前,公安机关已经以涉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案立案调查。

随着疫情的蔓延和学校相关措施的变化,许黛如认为中国留学生最需要的是心理方面的疏导。“孤身在异乡,本就容易心生孤单。过去还能和同学、朋友聚会,跟教授谈谈心。疫情的出现导致绝大部分留学生只能待在家中,独自排解对疫情的恐惧和担忧,这个过程是很煎熬的。”

如陈翀一样假期回国正在观望是否要返回日本的中国学生并不少。在他看来,如果决定返回日本,需要做好一旦疫情大规模暴发被困日本无法回国也认了的心理预期。反之,如果决定不回日本,也需做好日本疫情有惊无险不会后悔的心理建设。“无论怎么选,都别后悔。”

“目前大家集中的焦虑在于是否要按照原计划返回日本以及对于日本政策变化的困扰。我了解到,留在日本的学生虽然对日本疫情发展有焦虑情绪,但生活基本没有受到大的影响。”陈翀说。

陈翀所就读的学校目前还未发布关于网课的信息,但他和同学私下聊天认为,如果要调整授课,还是希望延期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