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羊绒看中国,中国羊绒看内蒙古。统计显示,作为中国羊绒主要生产基地之一,内蒙约占全国羊绒资源的70%,羊绒加工量占世界产量40%左右。无论是品质还是产量,内蒙古羊绒都可问鼎世界,素有“软黄金”的美称,且颇受意大利等国家高端服饰、奢侈品牌青睐。

但从内陆到大洋彼岸,从传统制造到与世界接轨,大多数内蒙羊绒制造企业并没能享受到产业链突破限制、收获国际商机的红利。

臻欧羊绒制品总经理朱建霞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想把源头工厂的产品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卖到海外去。但她发现,最大的困难还是专业的外贸和电商人才稀缺,她只能靠自己一点一滴学习电商运营知识。她迫切希望有行业和平台的力量来帮助创业者走好第一步。

政府、平台和企业都在共同努力,激发内蒙古羊绒传统制造行业的活力。贾荣说出了大家共同的心声:“内蒙古羊绒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国际化”。

羊绒围巾制作(图片提供:宏舜羊绒)

羊绒围巾质量检查(图片提供:大仟绒业)

近年来市场环境的变化,使得这个传统制造行业发展问题更加凸显。国内市场过去是支撑内蒙古羊绒发展的主阵地。但是据央视调查报道,2019年内蒙古羊绒市场遇冷,厂商订单锐减三成,羊绒的源头采购价格偏低,牧民惜售,羊绒优质不优价现象突出。报道分析,除了受大的贸易环境影响,还有如今国内羊绒市场竞争的加剧,也对其造成了冲击。

作为宏舜这家老牌工厂的第三代传人,有海外留学经历的刘涛想要帮助家族企业捕捉海外商机。为此,刘涛力主企业打造跨境电商业务,并于2018年入驻阿里巴巴国际站。只是,刘涛花了半年时间面试50余人,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跨境电商运营人才。他只好自己边学习,边上路。

与此同时,传统的代工生产模式,也导致这些制造企业很难纳入新鲜血液。内蒙古羊绒的初加工环节依靠半手工半自动化生产。羊绒纤维易断的特性,导致企业无法使用转数高的新型机器制造绒线,企业一直使用的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在使用的老旧机械。刘涛感叹:“有些机器比我年纪还大。”老旧机械的维护需要老师傅,生产端人员的老龄化已成为普遍现象。他们习惯了传统生产方式,不愿意改变。

企业探索突围人才困境

2019年6月,当地政府组织了多家企业到杭州、义乌等跨境电商发达城市游学,阿里巴巴国际站也专门为内蒙古羊绒开辟了线上流量场景,帮助行业获取商机。阿里巴巴国际站数据显示,羊绒围巾等围巾类目出口GMV同比增长320%,主要销往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这为想要出海的内蒙古羊绒企业指明了方向。

“我们这么好的产品怎么能做不好,怎么能不卖向全世界呢?”贾荣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她表示,内蒙古羊绒的产业优势被极大地浪费了,“我们过去没有把这个产业做好,如果做好的话,前途不可限量。“

亿博基业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在抗击疫情的紧要关头,冀中南智能港常态化开行中欧、中亚班列,有助于河北进出口企业渡过难关,将为河北有序推动复工复产,保障经济平稳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据悉,冀中南智能港与鹿泉海关建立了“一对一”帮扶联系机制,实现了海关查验随到随查、快速验放,让外贸企业享受到预约通关、预约查验等便捷的监管服务。

当地多位从业人员表示,除了少数头部知名品牌,内蒙古羊绒企业打造品牌的意识普遍薄弱,成为行业发展的掣肘。内蒙古宏舜羊绒总经理刘涛告诉记者,同样一款羊绒围巾出厂价在一两百元左右,但在大品牌那里能卖到一两千元一条,奢侈大牌甚至可以卖到上万元一条。刘涛表示:“不难发现,决定我们这个产品能卖多贵的因素其实就是品牌”。品牌意识薄弱,让很多企业只能沦为国际大牌的代工厂,自有产品要打开销路很困难。

在这样的局面下,一些企业开始转战外贸市场,却遭遇人才问题横亘其中。据一位在当地深耕多年的业内人士表示,地处内陆的内蒙古羊绒制造企业互联网意识薄弱,年轻人也更向往在大城市里大展拳脚。这导致内蒙羊绒企业很难像一二线城市那样招到专业的电商人才和外贸人才。

让贾荣没有想到的是,B端海外市场显现出了巨大的潜力。事实上,早在2014年大仟绒业就已入驻阿里巴巴国际站,但一直没有投入和重视。在“放养”的情况下,阿里巴巴国际站平台却辅助大仟绒业在三年的时间里培育了一个大客户,订单金额也从20万元提升到了200万元,“国外一个订单做下来,就有利润”,贾荣感叹,海外市场的潜力太大了。

人才的缺位,极大地限制了内蒙古羊绒企业提升跨境电商运营能力、开拓海外市场。但生意如棋局,能识局者生,善破局者存,掌全局者赢,仍有商家不断尝试突破创新,寻觅新的市场机会。

从C端转型B端,从内贸转型外贸,刘健需要解决很多问题,但最棘手的也是怎么找到和留住专业人才。一方面B端销售周期比C端要长,外贸人员会因此流失。另一方面,专业人才的招聘在内蒙古这样的内陆区域格外艰难,刘健开出当地少有的高薪招聘视觉总监,花了半年的时间依然无果。这样的情况下,刘健调来国内电商团队两名学习能力很强的人才,从零开始学习跨境电商运营,但组建团队的波折也让牧昇错过了首期孵化营,刘健期待,能够带领新组建的团队参加下一期孵化营,让自有人才成长为专业人才。

2019年4月,内蒙古金川羊绒产业跨境电商孵化基地与阿里巴巴国际站合作共建,采用“政府引导、企业运作”的市场化运营模式,把团队建设和人才培育作为首要工作。据报道,首批有20家企业加入“跨境电商孵化营”,朱建霞也积极报名参与。为期3个月的孵化营采用“联合办公”模式,阿里巴巴国际站的讲师针对企业管理者赋能国际市场和电商发展趋势,帮助他们开拓视野;针对业务人员辅导操作,力争让企业带着交易额毕业。朱建霞告诉记者,这次学习对她的启蒙作用很大,下一步,她希望能够学习更加深入的跨境电商运营知识。

除了朱建霞这样的创业者,还有一些早早布局国内电商平台的企业也注意到了海外商机。内蒙古牧昇羊绒制品总经理刘健透露,牧昇在淘宝和天猫耕耘了8年,成长为配饰类目的头部卖家。因为内贸市场和线上平台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刘健萌生了把羊绒围巾卖到海外市场的想法。2019年,牧昇开始组建自己的跨境电商团队,并入驻阿里巴巴国际站。

呼和浩特是内蒙古羊绒企业主要集中区域之一,这里汇聚着近500家羊绒加工厂、100多家羊绒贸易公司,其中绝大多数依赖于OEM订单生存。

据悉,从今年3月开始,冀中南智能港将进一步加密开行通向莫斯科、明斯克及中亚五国的中欧、中亚班列,保障河北“一带一路”国际物流通道的畅通。(完)

2019年9月,第三届中蒙博览会首次开设羊绒论坛,旨在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羊绒产业交流与合作。同时,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也在积极推动以互联网信息技术为支撑,促进智能制造、绿色发展,加强行业自律,提升羊绒产业核心竞争力。阿里巴巴国际站也在持续为内蒙古羊绒行业赋能,线上资源扶持与线下培育持续进行。

像刘健这样面临转型考验的卖家还有很多。内蒙古大仟绒业就是代表企业之一。大仟绒业总经理贾荣告诉记者,大仟绒业从工厂转型贸易企业,曾在内贸市场的电商平台上耕耘多年。从2013年到2017年,大仟绒业的线上零售额一度达到三千万左右。但随着流量获取成本日益增加,以及线上零售竞争日益加剧,大仟绒业的利润被逐年摊薄。因此,大仟绒业开始调整业务重心,内贸和外贸两条路走路。

内蒙古白绒山羊(图片提供:大仟绒业)

当然,让他们坚定做跨境电商的原因,还有来自行业外成功经验的感召。刘健一直在思考,国内把跨境电商做好的行业很多,他们集体面向海外市场,形成了集体势能,“但我们行业内企业之间的交流太少了”,刘建希望通过充分的交流,由头部商家带头啃下海外市场这只“螃蟹”。

克服转型障碍,捕捉国际商机